字幕网官方app

妖族遗迹外的山脉中。

众多血魔,发疯般的搜寻着入侵者的踪迹,但却无一敢靠近遗迹,似乎这一座遗迹对它们来说是禁忌。

吼!

血魔仰天长啸,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声。

然而,以玄妃为首的几个玄阴大城的弟子,却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了妖族遗迹中。

哗啦!

当她们几人安进来后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玄妃胸前起伏,内心很不平静,刚刚那一幕,实在太过惊险,若非关键时刻她的果决,极有可能造成人员伤亡。

“都没事吧?”玄妃问道。

几个弟子摇头,“玄妃师姐真是聪明,居然想到了这一招。”

玄妃摇头,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司海与江秋水已经先她们一步进来,必须要尽快的掌握这一座遗迹的内部结构,然后在想办法,阻挠司海。

很快。

花裙女郎清秀外拍显妩媚

在玄妃的带领下,她们穿过了漆黑通道,看到了正在对抗领域的司海与江秋水。

此时的江秋水,浑身沾满了鲜血,脸上血肉模糊,早已不成人样,她的凄惨叫声,不断传出,“司海师兄,救我。”

然而,面对江秋水的求救,司海没有理会,在施展阴阳修炼之术,利用阴阳之力对抗领域失败的那一刻起,司海心中就有了决断。

一个江秋水,换取领域的瓦解,很值!

所以,他直接放弃了江秋水,并且利用自身的玄阳之力,将众多洞府形成了领域之力,部引到了江秋水的身上。

而他,则是轻松的越过众多洞府的阻挠,朝着最中央的那座洞府掠去。

“司海师兄……”

在司海从她身旁掠过的时候,江秋水艰难的伸出血肉模糊的手掌,想要拉住他,但却被他一掌拍飞。

“啊……”

江秋水陷入了绝望境地中,她大声尖叫,但司海没有理会她。

不一会儿,她就被领域之力彻底镇压,失去了生机。

“阴阳教的男人,每一个好东西。”

看到这一幕,玄妃对司海咬牙切齿,恨意更大,不过她并不同情江秋水,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。

司海在利用她,她何尝又不是在借助司海的能量,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甚至还妄想,改变炉鼎的结局。

只可惜。

人算不如天算,危急时刻,司海不但放弃了她,而且还让她挡住了所有的领域力量。

她,死不瞑目。

“司海。”

玄妃怒声吼道,轰的一声,领域之力已经达到了极致,轰然爆炸,阴阳大城的杰出弟子江秋水,殒命。

司海已经来到了最中央的洞府前,这里居然没有领域之力靠近,他的身体瞬间轻松了很多,听到叫声,他转头看去,眼中没有一丝悲伤。

“江秋水在怎么说,也是你的道侣,陪你修行这么多年,你却亲手将她推向死亡,简直禽兽不如。”玄妃冷冷道。

司海的邪恶,邪神一脉也不过如。

或者说,这是阴阳教的常态。

这一刻,玄妃更加明白,为何当年玄阴宗的创派祖师爷,拼死也要退出阴阳教,并且还建立了一生与阴阳教对抗的玄阴宗。

祖师爷这是在挽救疾风大陆上的成千上万的无知少女。

“她只是我的陪练,最终的目的便是成为我的炉鼎,我只不过是让结局提前而已。”司海冷笑,“再说了,你我乃是死敌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

他有些好奇,到底是谁给玄妃的勇气,她敢直面自己?

“哼,祖师爷说得对,阴阳教的存在,便是邪恶。”玄妃冰冷道,“你害死道侣我不管,但你休想在我面前,得到妖族遗迹中的东西。”

话音落下,玄妃纵身一跃,来到了众多洞府前,与此同时,玄阴宗的其他女弟子,也一字排开,与玄妃并肩作战。

“没空理会你们。”

司海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,不过理智告诉他,当务之急,是要先进入最中央的洞府中,得到妖族遗迹中的传承,然后在回来杀光她们。

呼呼呼!

司海一步迈出,直冲最中央的洞府。

可是,就在这时,可怕的领域力量,瞬间荡漾而来,尽管他身处最中央洞府位置,但依旧被波及到了。

咚!

司海的身体,狠狠的砸在了洞府墙壁上,他口吐鲜血,内脏震动。

玄妃手握利剑,狠狠的插在江秋水死亡之地,瞬间激活了领域,阻挡住了司海前进的道路,不过她们也因此被困在了领域中。

司海起身,再度尝试进入最中央洞府,但却发现,领域之力灌注到了他的体内,只要他靠近中央洞府,就会被排斥。

这一刻,他彻底暴怒了。

“你们,找死。”

他愤怒出击,欲要杀光玄妃等人。

而此刻,中央洞府中。

陆尘与小蛟龙,正在提炼血蛟之血。

蝗妖遗迹中的所有东西,都在这座中央洞府中,当然对陆尘与小蛟龙来说,其他东西无非就是一些修行辅助材料。

唯有血蛟之血,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你将蝗妖触须拿出来。”陆尘说道。

小蛟龙拿出了蝗妖触须,注入力量,顿时便有蝗妖气息弥漫而出,陆尘手掌挥舞,将蝗妖气息引至青铜王座上。

在那王座之上,有着一个透明罩子。

里边赫然摆放着一滴血液,那便是小蛟龙梦寐以求的血蛟之血。

嘶嘶嘶!

蝗妖一族出自血蛟族群,故而蝗妖血脉与血蛟血脉,有着一些相似之处,陆尘想要利用蝗妖气息,破开透明罩子,然后得到血蛟之血。

咔嚓!

然而,当蝗妖气息触碰到青铜王座上的透明罩子时,突然间一股可怕的排斥力传来,瞬间将陆尘逼退。

蹬蹬蹬!

陆尘后退了几步,稳住身形后,身上有些复杂。

“有点棘手啊。”

小蛟龙着急了,它说道:“老大,要不我直接吃了它吧?”

它的身体,无比坚硬,没有它咬不开的东西。

陆尘摇头,“你若强行摧毁透明罩子,会毁掉血蛟之血的。”

“那也不能一直这样等下去吧?”小蛟龙道。

陆尘闭上眼睛,双手按了一下太阳穴,脑海中快速的搜索着,应对之法。

片刻后。

他猛地睁开眼睛。

“有了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